收藏本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见学论说 > 学真经学真经



    孔子、老子和佛陀的言行对比〔下〕

                                                                                                                              老报人/文


互比佛“善”,老“道”,孔“仁”

“善”是佛陀的入世化身;“道”是老子的人格形象;“仁”是孔子的思想核心。


    一、“善”是佛陀的入世化身

“善”是佛陀的化身,“善”就是佛陀,佛陀就是“善”。雪漠说:善,就是一种利他、利众,从而达到最根本利己的一种精神和行为。善的本质就是善待众生、万物。善是一种文化,不是宗教。宗教精神里面善的成分很重,但宗教涵盖不了善。制度化的宗教不仅不善,而且是滋生恶的温床。善是一种比宗教更伟大的文化,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弘扬的精髓。善的行为本身就是目的,真正的善文化中没有恶的基因。

 

雪漠说:善,有大善、中善、小善:小善,仅仅让人得到金钱、物质的帮助;中善是授业、解惑;大善是传道,传播真理,传播为人之道;小善层面是物质,中善层面是精神,大善层面是灵魂和信仰。大善,就是把这种物质的,精神的,变成一种文化和信仰。佛陀同太阳一样,不去分别哪是香花,哪是毒草,无论哪种生物,都施以相同的温暖和光明,就是至高无上的大善。行善而不言善,可能是大善;口言善而无行为,则是欺世盗名。善心、善言、善行,三者统一,就构成了完整的善。

 

佛陀说的“善”不是抽象的概念,他还具体地教人如何行善:第一、不杀生;第二、不偷盗;第三、不邪淫;第四、不妄语;第五、不两舌;第六、不恶口;第七、不绮语;第八、不贪欲;第九、不嗔恚;第十、不邪见。这就是佛教中最重要的十种善业行为,整个佛教教义,就是围绕这十种善行而设立的,是一种基本的道德规范。

 

佛陀的十善传到中国,为中国善文化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雪漠说,善文化是智慧的活水,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民族向全人类贡献的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各个领域出现的一系列假、恶、丑现象,就在于我们丢失了善文化。善文化被妖魔化了之后,人类的评价体系就变了,很多人都认为成功必须有钱,而不大考虑德性,有时虽然提出德性要求,但大多形同虚设。

 

雪漠发现,佛陀的善文化与中国西部文化秘密融合千年而形成的、独具中国特色的大手印文化,以大善行天下,是人类的救心之方,安心之法,铸心之术,是当今世界最值得弘扬的善文化。于是,他创造出了一个益世利众的新成语——【大善铸心】!

 

佛陀之所以以“善”救世,就因为人性中有善有恶,善恶同在,与生俱来。如果“人之初,性本善”,像朱熹说的“人性皆善”,每个人的天性中只有善,那人世间的恶行从何而来?怎么可能有绵绵不绝的罪恶?如果人性中只有善,人类早就是马克思说的共产主义社会了,早就是佛陀说的究竟涅槃了。如果人性中只有善,那么,有人类以来,就不可能出现一次相互夺命的战争!

 

老子也是善的推崇者和实践者。他说:“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得信。”译成白话就是:善良的人,我就以善良对待他;不善良的人,我也用善良对待他;人类的品德就向善了。真诚的人,我以真诚对待他,不真诚的人,我也用真诚对待他,整个人类就变得真诚了。

 

尤其难得的是,老子还明确而又生动地阐述了如何以善为人,那就是他的流传千古的智言——“上善若水”!

 

     他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译成白话就是说:最善的人就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却不与万物相争,它总是处于人们所嫌弃的低洼之地,所以与“道”非常相似。至善之人,立足要像水那样选择低处,心胸要像水那样深沉宁静,交友要真心相待,说话要诚实可信,从政要无为而治,做事要善于发挥特长,行动要善于把握时机。正因为最善的人像水一样,具有与世无争之道,因此才没有过失。

 

   孔子也用“善”字,但不多,《论语》中出自他口中的“善”有24处,其含义多是“好”和“完善”的意思,如“择其善而从之”、“尽美矣,未尽善也”、“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良好的人教导民众七年,就可以派他们上战场拼杀了〕。由于孔子竭力倡导的是如何“为仁”,所以从不提如何“行善”。而孔子的“仁”和佛陀的“善”其内涵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可如今很多人都把孔子的“仁”当成了佛祖的“善”。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只要真的向善就好。


    二“道”是老子的人格形象

老子是这样描述“道”的——有一个浑然一体的东西,在天地产生以前就存在了。它无声无形,独立自在,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可以称之为天地的本源。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勉强叫它为“道”,再勉强加个“大”字。大就是运行不止,运行不止就是延伸悠远,延伸悠远就会回到初始状态。〔原文是: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道”是老子的伟大发现,道不仅成了老子的人格化形象,而且成了全人类的真理化标志。作为老子的故乡,道,成了中华民族判断是非的最高准则,成了中华民族生存意义的最高体现。老子的道,将中华民族造就成了顺天道、重人道、讲公道的伟大民族。任何人的言行都离不开这个“道”字。任何时代,都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得道者得天下”。

 

“道”在佛陀所说的经典中,指修行的道路,修行的方法,自然规律;还有真理或涅槃的意思,这与老子的“道”,有着相似的含义。雪漠解释佛家的“道”说:“道”就是一种空性智慧的光明,当慈悲与终极智慧相融合的时候,就形成了“道”。我们的修行常常被称之为修道。道,就是前人走过的路,就是规律,就是觉悟时必须遵循的一种行为准则。当你沿着“道”前行时,你的觉性才会慢慢显发出来,你才会认清你所有行为的密义。





                                               老子


老子得道的目的是“长生久视”,佛陀得道的目的是“涅槃寂静”。“长生久视”之后又干什么呢?老子在《道德经》中没有明说。“涅槃寂静”就是成佛了,成佛之后,是为了更好地普度众生,不是像有些学者说的那样:“佛教倡导行善,也是功利性的,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自己成佛,成佛后就逍遥自在,只管享福,什么都不用做了。”这是典型的佛门外道的功利看法,真相恰恰相反,成佛是为了更好更多地行大善,传大道,利大众。

 

孔子也非常推崇道,把道看得比生命还宝贵,他的“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名言,表达了他的“生命诚可贵,仁道价更高”的仁道观。有学者统计,在孔子的《论语》中大约有100个“道”字,比老子在《道德经》中的75个多25个。必须注意的是,孔子所说的“道”,其内涵仅仅是“仁”。他的弟子曾子解释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孟子后来也说:孔子自己说过,所谓道,就是仁和不仁两种意思而已。﹝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

 

可见,孔子说的道,不是老子之道的最高概念,不是老子之道的本体含义。说得更明白一点,孔子说的道,是人道,不是天道,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伦理之道,君君臣臣的官场之道,安上治民的从政之道,为义而战的军事之道,与老子“道法自然”的道,完全是两回事。


    三、“仁”是孔子的思想核心

“仁”是孔子的思想核心,有人统计,“仁”,单在《论语》中就出现109次。孔子对什么是“仁”,有很多种解释,最简单、流传最广的就是“克己复礼为仁”。意思是:约束自己,使言行恢复到符合周朝的礼制,就是仁。孔子把“仁”作为最高的道德原则和标准,把各种道德理念,规范成以“仁”为核心的统一伦理思想,内容包括孝、悌、忠、恕、礼、知、勇、恭、宽、信、敏、惠。其中孝悌是“仁”的根基,培训“孝”就是为了形成“仁”,有了“仁”,国君就能名正言顺地统治,各色人等就能名正言顺地活着。他提倡的“杀身以成仁”,就是要为“仁”而名正言顺地献身。


   佛经中被译成的汉字“仁”,主要是作为第二人称,即:用“仁”或“仁者”,表示对你的尊称。也有表示德行的意思,如:仁慈、仁惠、仁和、仁厚、仁贤、柔仁、慈仁,等等。


老子则认为,提倡“仁”,标志着人类的道德已经堕落〔“失德而后仁”,“大道废,有仁义”〕。

 

针对孔子说的,让国君的地位安稳,使老百姓得到治理,没有比恢复周礼更为有效的手段;不懂礼,个人不能在社会上立足,国家不能在世界上立根﹝“安上治民,莫善于礼” 、“不知礼,无以立也” ﹞等推崇“礼”即推崇“仁”的观点,老子认为,对“礼”的倡导,不仅标志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疏远和紧张,而且认为,所谓的“礼”,是忠信的欠缺,祸乱的开始。所谓的仁义和礼制,是为统治者制造的漂亮招牌,以便他们打着仁义、礼制的旗号,欺骗庶民,玩弄权术,独吞天下,久霸天下。

 

孔子认为,因为天下大乱,所以要加强教育,要通过恢复周礼、灌输仁义等思想,才能使老百姓顺从朝廷,不犯上作乱,社会才能长治久安。

 

老子则认为,正是因为儒家的这种教育,社会才越发混乱。因为这些所谓的圣人的言行不一的教育,使人类失去本来的纯真,使官和民都变得越来越狡猾,狡猾的人一多,天下必然难以安定。所以,老子主张恢复童真,“复归于婴儿”、“圣人皆孩之”。他更是反对以礼治国,在《道德经》第三十八章,他写道:“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痛斥所谓的“礼”是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认为“绝圣弃智”,才能“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才能“民复孝慈”。他认为,人的先天本性是洁白无瑕的,是后天的污染,使它变得污秽不堪了。所以,他极力提倡抛弃所谓仁义的说教,让人学道“归根复命”。

 

学道就是为了清污,修道的过程就是“净除心垢”的过程。这和佛陀的看法不谋而合。


三大圣人的明显区别

因三圣而形成的儒、释、道三家文化的明显区别,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一、他们看到的空间不同:佛陀用佛眼,老子用天眼,孔子用肉眼。佛陀

的佛眼彻见无量宇宙、三千大千世界;老子的天眼可见天上人间;孔子的肉眼只见今生今世。尤其为世俗人难以想象的是,佛陀看到的宇宙是“因果大相续流”,无穷无尽,无始无终。


二、他们把握的时间不同:佛陀观照三世,老子关注二世,孔子关心一世。

佛陀观照过去世、现在世和未来世的“因缘相续”和“因果业报”;老子不仅关注今世如何“治国安民”,还关注来世如何“死而不亡”、“长生久视”;孔子只关心今生今世如何“齐家、治国、平天下”。


三、他们言论的品质不同:佛陀说真言,老子说智言,孔子说名言。真言

即真理;智言饱含真理但不全是真理;名言如同官话,有真话、有假话、有正确无用的话,这些话,有的有益,有的有害。


佛陀的真言最通俗易懂,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凡有所相,皆是虚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名誉与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向自己,好事与他人”;“无有分别想,而行慈悲心”;“平等观诸法,悲心救世间”;“但愿众生皆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等等等等。

 

老子的智言最耐人寻味,如:“上善若水”;“福祸相依”;“道法自然”,“无中生有”;“大象无形”;“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智若愚”;“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等等。


孔子的名言最需要辨别,如:“克己复礼为仁”;“不知礼,无以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唯上知下愚不移”;“圣人之用兵,以禁残止暴于天下也。”等等。


四、他们言说的目的不同:佛陀利众生,老子利国民,孔子利国君。佛陀

所言,利益一切众生,无男女老少之分,无贫富贵贱之别,乃至利益无情识的器世界;老子“治国安民”、“小国寡民”的言说,是既为国君又为庶民设想的;孔子的说孝、道、仁,都是为了“安上治民”,巩固国君的政权。


五、他们救世的方法不同:佛陀办医学院、老子办哲学院、孔子办礼学院。佛陀医学院,只做一件事——专门净化人的心灵污垢,处方只有两个字:行善。老子哲学院,明道德,析有无,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孔子礼学院,为各色人等制定各自的处世礼节和行为规范。以便国君名正言顺地统治着,各色人等名正言顺地被统治着。


六、如用一个字概括他们的标志:佛陀——“善”;老子——“道”;孔子——“礼”。

 

七、如用两个字概括他们的行为:佛陀——正心;老子——正命;孔子——正身。

 

八:如用三个字概括他们的追求:佛陀——求快乐;老子——求自然;孔子——求功名。

 

九、如用一句话概括他们的一生:佛陀——洞察一切,善待一切;老子——发现大道,顺应大道;孔子——看好仕途,失意仕途。


敬仰佛陀  敬佩老子  敬悯孔子

敬仰佛陀万世传颂的利众精神;敬佩老子千古流芳的益世文化;敬悯孔子百折不饶的奋斗意志,“敬悯”就是既敬重又怜悯。


    一、敬仰佛陀万世传颂的利众精神

毛泽东说:“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主张普度众生,是代表当时在印度受压迫的人讲话,为了免除众生的痛苦,他不当王子,出家创立了佛教。”

 

佛陀不继王位的真正原因是,他发现无论多么伟大的帝王,其心量都是有限的。他们即便有美好的发心,前提也只是局限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为了自己的父母,可以杀害别人的父母;为了本国的利益,可以侵灭其他国家。他要做一个“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人,为此,他才历尽千辛万苦,将自己修炼成了具足大觉悟、大智慧、大神通的第一伟人。


据佛经记载,佛祖29岁时,为寻求解脱之道,他削发为僧,在尼连禅河畔的苦行林中苦修6年,却未见悟道成佛的消息,身体已骨瘦如柴,体力不支,于是到河里洗净6年的身垢,接受牧羊女苏耶妲的乳糜供养,康复了身体。追随他的5个人,见他不再苦修,以为他生了退转心,都离他而去。他一个人来到迦耶山的菩提树下,许下誓愿:“我不成正觉,誓不起此座!”他在这颗树下冥想了49天,战胜了身心内外的一切魔障,焕发出冥想的最高智慧,终于在35岁那年的一个夜半,豁然觉悟了宇宙的一切真理,成就了无上正等正觉。

 

成佛后,他创立了慧光普照十方众生的佛教,讲经说法45年,80岁在娑罗树下寂静涅槃。

 

   佛陀的视野无边无际,佛陀的心量无界无涯,佛陀的智慧无穷无尽。他平凡得世俗之人难以想象,他伟大得世俗之人难以想象;他平等得世俗之人难以想象,他至尊得世俗之人难以想象。

 

   他明确地告诉弟子,他不是万能的,不是创造万物的主宰,他只是一个觉悟了的人。三千大千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造物的神帝。其他教派所说的上帝,与人永远是二元对立的,上帝有极强的分别心,你对他好,他就给你恩典,你对他不好,他一发怒,就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他可以允许人同他住在一起,但绝不允许人成为他——上帝。

 

佛陀成佛的目的则刚好相反,就是为了让大家都能成佛。他明白地宣说,他没有能力赐谁上天堂,也没有能力判谁下地狱,他的能力仅仅是“助缘”,不能做“亲因”,他以身说法,只是助缘,真理全凭你自己去证悟。

 

当你证得了佛果,他一口否定这是他的功德,而是你自己觉悟的结果。他说了45年修行方法,却说自己未说一个字,他没有创造出任何的方法,一切的方法,都是本来存在的,他只是发现这些方法之后,向世人指点出来而已。他只告诉你:“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信不信,随你;听不听,随你。绝不会命令你句句照办。佛陀所说之法,既博大精深又通俗易懂,他总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根器,想方设法让你听明白,让你在无学中学,在无修中修,最终所得无量又一无所得。当你活得无执著烦恼,无心理负担,自由自在、在利众中快乐,在快乐中利众的境界时,你就成佛了!


可以说,佛陀是人类最伟大的精神文明建设者。随着科技的进步,佛陀所言不断被证实。如:佛说宇宙不只一个,有“三千大千世界”,随着太空飞船的出现,印证了宇宙的确浩瀚无际;佛说“一碗水有八万四千虫”,随着显微镜的出现,印证了水中确有万千细菌;佛所说的“神通”指的是暗能量;佛所说的“诸微尘”、“微尘众”指的是世俗人看得见的细微物质和看不见的暗物质,这种暗物质多得像三千大千世界粉碎了那样无法估量。中央各大媒体报道,20133月,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宣布,已用太空粒子探测器阿尔法磁谱仪观测到,宇宙暗物质占25%,暗能量占75%,人们可见的物质只有5%,印证了佛陀所言真实不虚。


   二、敬佩老子千古流芳的益世文化

老子的《道德经》真是千古绝唱!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人对他敬佩得五体投地。有学者甚至说:《道德经》的每一句话都是“蜂王浆”,他的三五个字就够我们享用一辈子。这是理智的赞美,绝非愚昧的神化。

 

老子告诫世人:五彩缤纷的颜色,使人眼花缭乱;嘈杂纷乱的声音,使人听觉不敏感;食物的各种味道,使人味觉迟钝;纵情围猎,使人内心疯狂;稀罕的器物,使人操行不轨。所以,圣人只为内在的宁静而生活,不求表面上感官的物欲诱惑,因此他们知道,只有去掉贪婪,才能获得自由。〔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tián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这与佛陀开示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生六尘〔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法尘〕,六尘生六惑〔诳、谄、憍、恼、恨、害〕,内涵非常相似!正是这些尘垢,污染了我们的心灵,使我们无法看清和明白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据专家考证,“自然”一词,在中国是老子最早使用的。“道法自然”的“自”指自性,“然”指本然。道法自然,就是“道”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效法自然规律。我觉得老子的“自然”和佛陀的“法尔”、“如是”,说的是一回事:诸法本来如此,不可思议,不可言说。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和佛陀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说的是一回事;老子的“道法自然”和佛陀的“究竟涅槃”说的是一回事。两个处在不同国度又从未谋面的人,在同一时代,相距不到70年,先后提出内涵如此相同的正见,真是世所罕见!


老子因他的五千言《道德经》而与世长存。鲁迅说:“不读《老子》一书,就不知中国文化,不知人生真谛。”林语堂说:“老子的隽语,像粉碎的宝石,不需要装饰便可自闪光耀。”美国科学家威尔杜兰说:“或许除了《道德经》外,我们要将焚毁所有的书籍,而在《道德经》中寻得智慧的摘要。”托尔斯泰说:“孔子对我影响很大,老子对我影响巨大。”

 

我认为:《道德经》的境界之广大、思想之深刻、用词之简洁、文字之优美,在所有的经典中,无与伦比,堪称一绝。

 

专家于天罡非常严谨地选择词汇,不溢不损,这样概括老子:写就了一部经书;创立了一门学说;影响了一批圣人;启蒙了一个宗教;结构了一种文明;惠及了整个世界。


    三、敬悯孔子百折不饶的奋斗意志


孔子


孔子的人生目标是谋取一官半职,他向弟子传授礼乐文化,也是为他们入仕为官着想。他向各国君王游说的都是“政”,他回答、教导子路、子夏、子贡、自张、季康子、叶公、仲弓等弟子及多国君王的“问政”,在《孔子言行录》中比比皆是,可以说,孔子是最讲政治的政治大师,可他的弟子硬要写他从不“言政”。可见,“政”在他们心目中同“鬼”一样,并非什么光明的东西,不然是不会像讳言“鬼”那样讳言“政”的。他到各国求官,从未讲过要当一把手倒是真的,只想让一把手按他的意图治理天下,这就叫书呆子。时至今日,大小单位都是一把手说了算,理所当然也必须是一把手说了算,何况2600年前的封建社会,一把手国君怎么可能听任你的摆布?


孔子生命不息,求官不止的精神可嘉,值得敬重。他一生在70个诸侯之间游说,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巩固国君们的政权,可结局却是被一国一国地炒鱿鱼,实在可怜。据史书记载,他自己也为此痛哭过。


他的弟子在记录他的言行中说:孔子若是上了三个月没有国君任用,就十分焦虑,惶惶不可终日。离开一个国家,投奔另一个国君时,一定要带着见面的礼物。〔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出疆必载质。〕

 

孔子看好仕途,拼命追求,最终失意仕途,或许国君们的招贤纳士,原本就是当猴子耍,或许与他自己的言行不一有关。按他忠君爱国的倡导,在自己的国家,谋得了代理宰相的高管之位后,就该好好辅政效忠鲁哀公的。谁知,当齐景公听从晏子的计谋,暗中尊敬他,许诺他当齐国辅相后,过了一年,他就离开鲁国,投奔齐国了。〔君不如阴重孔子,设以相齐。居期年,孔子去鲁之齐。〕

 

他做梦也没想到,满怀心喜地来到齐国,齐景公却不用他。因为晏子对景公说:孔子的那些繁饰邪术能使君主迷惑,盛设的那些声乐能使民众愚淫。景公想到他对本国本主都不爱不忠,怎么可能效忠自己。于是,也背信弃义,不守诺言,只赠给他厚礼,不用他当辅相。孔子尝到了别人对自己言而无信的苦果,无可奈何,只得悻悻而去。之后在陈、蔡二国之间弄得无法生存。

 

当然,对孔子离鲁奔齐的行为,你也可以誉他为弃暗投明,是为了实现自己天下为公的伟大抱负,是行仁无国界的伟大壮举。可惜没有一个国君肯听他的摆布。不过,他的精神确实可嘉,为了谋取一官半职,实现自己“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他周游列国,“累累若丧家之狗”,多次在鲁、卫、陈、楚等国之间跳槽。由于求高官无望,最后连谋反的鲁国季氏家宰〔管家〕公山弗扰,召请他去当谋士,搞叛乱的晋国中牟邑邑宰〔县长〕佛〔bì〕肸〔xì〕,招聘他去当助手,他都答应去。如果不是被弟子子路坚决拦住,他就成了一个谋反的管家手下谋划“齐家治国”的谋士,或在一个搞叛乱的县长助手岗位上“平天下”,就不会有今天誉满全球的孔大圣人了。

 

他不明白求官之路为何如此多舛,就去请教老子,无奈地说:“当今行道太难了啊!为了祈求君主按我的主张治国安民,我立下过生死状,他们都不接受我。当今行道太难了啊!”老子告诉他说:“如今游说的人流于表现辩才,听游说的君主为虚浮之辞所惑乱。有这两种情况,你的道就行不通了。”〔仲尼问老聃曰:“甚矣,道之于今难行也!吾比执道委质,以求当世之君,而不我受也,道之于今难行也!”老子曰:“夫说者流于辩,听者乱于辞。如此二者,则道不可委矣。”〕

 

孔子的弟子记载说:老先生游说了70个诸侯,生活没有定处,只想让天下的老百姓各得其所,可他怀才不遇,只好隐退修订《春秋》,记录细微的好事,贬斥细微的坏事,通人事,具王道,完全符合圣王的礼制,与上天相通,所以麒麟降临,这是老天爷了解孔子的表现。于是他喟然长叹说:“你以为极光明的天空不可以遮蔽吗?那为什么出现日食?你以为极稳固的大地不可动摇吗?那为什么有地震?天地尚且有掩蔽和震动的时候,所以圣贤在人世间游说,主张行不通,才导致灾祸与怪异同时发生。〔夫子行说七十诸侯,无定处,意欲使天下之民各得其所,而道不行;退而修《春秋》,采毫毛之善,贬纤介之恶,人事浃,王道备,精和圣制,上通于天而麟至,此天知夫子也。于是喟然而叹曰:“天以至明为不可蔽乎?日何为而食?地以至安为不可危乎?地何为而动?天地而尚有动蔽,是故贤圣说于世而不得行其道,故灾异并作也。〕所谓的“麟至”,就是传说鲁哀公十四年打猎时,捕获到一头麒麟,孔子为此大哭一场,认为这是上天暗示自己,四处游说求官不能成功。所以,《春秋》写到这一年就此停笔。

 

没有统治过天下的历代文人们说:“半部论语治天下”。而打天下坐天下的毛泽东则说:“孔学名高实秕糠”。作为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思想家,他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毛泽东博古通今,对儒释道有很深的研究,可能是见到言行不一的伪君子太多,有伪君子存世,这世道岂有宁日?因而将伪君子的滋生,归给了孔学的代代说教。


但毛泽东没有全盘否定孔子。他称赞过“孔夫子是封建社会的圣人”,“确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他在诗文中引用过孔子的言论,如:“既来之,则安之”;“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为两个女儿取名李敏、李纳,也出自孔子的“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历史表明,孔子倡导的“仁”、“义”、“忠”、“信”等等说教,虽然他自己不能完全做到,有时甚至说一套做一套,但用来教育别人确实是好东西。

 

在三大圣人的教诲中,我得益于孔子的名言主要有:和为贵;不耻下问;三人行必有我师;言必信,行必果;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不忍,则乱大谋;见贤思齐;温故知新;举一反三。而佛陀的诸行无常,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恶有报,以及老子的上善若水,福祸相依,道法自然,等等,对我心灵的影响更为深刻。


对时下“国学大师”们的孔学演说,我持“两个凡是”态度:一、凡是以孔子的言说,导人向善的,我都将他们归于我尊敬的师表队伍;二、凡是为孔子主战、杀人、使诈等恶行劣行辩护,甚至当做大智慧加以讴歌的“大师”,我都把他们归于“讴歌罪恶的拉拉队”。因为他们的演讲,同炮制暴力影视制品、制贩教孩子杀人的电子游戏的人一样,干的都是毒害人心的罪恶勾当,其危害甚至比这些混混文化人更大,因为他们打的是“大师”的招牌。那些为制止暴力而揭露暴力,为反对战争而描述战争的文艺作品,自然另当别论。

 

对孔子的求官行为,我毫无贬低之意,在阶级社会里,世人追求权力和金钱,非常正常。佛陀自己不当官,从未反对好人当官。好人当了官,起码不会乐杀人。我一向主张,想为人类做大好事、大贡献的好人圣人,应尽力当大官、挣大钱。因为好人当了大大的官,掌了大大的权,或赚了大大的钱,为人类做大好事的大理想,才有可能得以大大地实现。不说别的,单说惩治腐败,若想惩治一个大贪官,你的权力必须比他的更大才办得到,只有你同意,才能“双规”他,从来没听说过小官能够“双规”大官的。


三圣言行对比后的问号

我把孔子、老子和佛陀放在一起读过之后,深感因三圣而形成的儒释道三家文化,有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但境界各不相同。在我看来:因孔子而形成的儒文化是泰山;因老子而形成的道文化是武当山;因佛陀而形成的佛文化是青藏高原;雪漠弘扬的源于佛文化又超越了佛文化的大手印文化则是喜马拉雅山。


关于中国的佛文化,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的演讲中,作了这样的概述: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每每读到总书记对佛文化的高度评价时,我就有点纳闷:为何《百家讲坛》不讲一堂佛文化呢?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11-2016 www.gdgxy.org.广东国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53932号
联系方式:0769-27231901,15918345132 咨询QQ:965308891 E-mail:gdgxyjy123@sina.com